2015.09從MRI的片子得知,久留米第一輪治療有效,因此從2015.11月底開始進行第二輪的治療。
一開始久留米醫生擔心中間有三個月沒打免疫數值㑹因此下降,不過檢測結果反而上升,因此在鬆口氣的狀況下展開此輪療程。

不過11月底打完第二輪第一次的免疫疫苗後,回台身體狀況一直出現嗜睡,似乎感冒(其實在前往日本前一兩天似乎有徵兆,但不嚴重)的狀況,台灣醫生立馬抽血檢查,發現白血球超高到1.3萬,因此判定細菌感染,開抗生素對抗。這次感染似乎很嚴重,連續吃了將近一個月才控制住,中間前往久留米進行第二次治療,日本醫生也對這狀況感到擔心。

12月底跟2016 1月分別進行MRI及PET的檢測,台灣醫生認為之前被吃掉的腫瘤的化膿血水仍然存在,但沒有更多腫瘤被吃掉,同時腫瘤另一邊卻開始長大,因此開始規劃化療的治療方案,同時也一邊跟日本醫生確認狀況。

周二在久留米醫院跟醫生討輪完,日本醫生也認為此時該加入標靶藥物治療,希望藉此控制腫瘤。因此開出[爾必得舒]的藥物,希望能跟免疫疫苗相輔相成去攻擊腫瘤。

同時日醫也建議,若三月MRI片子觀察腫瘤仍未縮小,則在加入太平洋紫杉醇進行。

台灣醫生知道日醫的建議後,立刻安排施打相關治療,因此本周回台後即可進行,真的讓我超感謝跟感動的。

希望接下來一切順利,二月還能有體力來久留米完成第二輪最後一次治療。

感謝上天,昨天在九州第一次看到靄靄白雪飄下,超美的…

卡斯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